沉寂的五月-世界十大特种部队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沉寂的五月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2日 10:36:27

沉寂的五月

我正在研究新加坡国会在四月推动的2020年新冠病(临时措施)法令。这部71页的法律是政府通过国会立法针对商业合同、破产及公司重组的修法,修改各法定会议召开的方式、法庭审讯的新措施等。新加坡国会甚至通过修宪国会会议可在几个地方联合进行及通过视讯来参与国会会议。

联邦及州政府对解除限制令的日期在媒体上争论时,这争论从联邦宪法到1988年传染病防范与控制法令(342法令)及宪报的限制令等争议。追根究底,各州州议会虽然对传染病防范与控制有一定的权力,但却没在各州立法。这导致州政府须依靠联邦法律,而没有自州的法源根据来在州内进行传染病防范与控制。

文:黄汉伟每年五月都是闹哄哄的,从五一劳动节、卫塞节、开斋节(今年落在5月)到东马丰收节 Gawai 及Kaamatan。今年五月却是居家抗疫,群聚活动取消的一年。

马来西亚国会须对2500亿令吉的经济刺激配套、新冠病(临时措施)法令、传染病防范与控制法律及所引起的医疗、经济、工作机会等大课题做出深入及各层面的辩论及立法。

国会也须对此本世纪最影响深远的疫情做出回应。很遗憾的国盟慕尤丁自喜来登行动后没有足够的信心让国会正常操作。5月18日的一天国会会议只是国盟为了符合联邦宪法而进行有名无实的象征性会议。非常遗憾的是在疫情限制令时,各州州议会也没有在4月及5月的州议会里做出良好的示范来施压联邦国会做出更有意义及完整性的辩论新冠疫情及经济冲击。

我也建议各州议会在解限后在6月或7月召开州议会,对新冠病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及医疗做出州政府及立法会回应。国盟已订了7月13日进行25天的国会会议,那是迟来的会议。

沉寂的五月

所以各州政府没有在此事有大的自主权,只有靠地方政府法令上控制营业执照的权力来做微调解除限制令的日期。同样的执法单位警察及军队皆属联邦部队,他们听的是联邦政府的指示,州政府权力有限。就算州政府立法,也须有单位执法。联邦政府须更努力及更精明与各州政府协调疫情变化及解限事项。